咸鱼古

微博ID咸鱼古
圈名古木杉
千年大坑,入坑请注意

【周策】人生若只如初见(1)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骑着白马的少年随声而来,一身青衣在这林中倒也不显得突兀。
  少年不过十二三岁的模样,脸皮白净得紧,偏生的一双桃花眼看人时流光绮丽日后定又是个让无数少女魂牵梦绕的人物,本该是雌雄莫辨的年纪,却又不显女气。眼神犀利地扫过丛林的每一个角落不放过任何踪迹
  他追踪那头母鹿已经快一个时辰了,饶是天性冷静自持周瑜心中也还是感到一丝不耐。今天孙家来人,他原不想在这耗费太多时间,没料想这畜生成了精似得激灵的很,稍有些风吹草动四只蹄子就跑的飞快,一时周瑜竟拿它没得法,他倔脾气也就上来了,本就存着些想在今天外人面前出出风头的意思,更别说今天还来了那个父亲一直夸奖的孙家大公子,这会脾气上来了没想到一耗就是一个时辰……
  这畜生前不久受了他一箭,想也跑不了多远……隐约嗅到空中一丝不易察觉的血腥味,周瑜眼尖地撇见林中一小块黄褐色,不禁冷笑一声毫不犹豫地搭弓拉箭,穷途末路……
  忽然!另一只泛着冷光的箭矢突然出现,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和让人牙酸的破空声跟周瑜擦肩而过,他心里暗叫不好,果不其然,这箭比他的更疾!更利!甚至于不一会就与他的箭比肩……
  母鹿一声哀鸣终于还是倒在了猎人的手下了,而周瑜此时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黑来形容了。
  他转身一看,骑着枣红大马的黑衣少年突然出现,比周瑜大不了年纪,长得剑眉星目英气的很,周瑜从小就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想来想去还是不记得在周家见过这号人。
  周瑜本就火气大的很,这会瞧着是个没见过的生面孔,管他长得再正气,也不多想直接拔出长剑从马背上一跃而起,狠狠朝少年劈去,“呔,贼人!”
  却看少年眼睛一亮,大喊一声“来的好!”,也抽出自己的随身佩剑稳当当地挡下了周瑜从天而来的攻式。
  周瑜眼看一剑未成随即抽出左手来紧握成拳直攻少年面门,少年一个翻身下了大马,周瑜紧跟其后。
  两人就这么在林子里打了起来,竟也不分输赢。你来我往间少年不禁面露吃惊,这小公子好俊的武功啊!他自己心里清楚他是从小被自家老爹丢军营里长大的,没打战时营里那群闲的发慌的老兵可没少折磨他,美名曰锻炼!不过倒也好,现在他的武功不说有多好,这同龄人里那也是一数一的顶尖,这小公子才几岁,竟也能跟他拼个不相上下!心里想着,少年眼里的欣赏之情就愈发明显。
  周瑜的心里暗暗发苦,面上却也不动声色,这人好大的力气,招招打得他虎口生疼,他还是太小,体力也逐渐有些跟不上,输赢不过是早晚的事,反观少年倒有愈站愈勇之势,不禁也有些后悔自己还是太冲动,搞得现下进退两难,不过什么时候这附近出了个如此勇猛的人才,怎得他从未知晓?
  他心中突然灵光一现,莫不是孙家的人,看着少年的年纪,他心里也明白了,怪不得怪不得,同龄人里还能压着他打得,估计就是那个父亲一天夸三遍的孙家大公子孙策了。
  猜到了少年的身份,再打下去也没什么好打的了,周瑜及时收手,刚要开口说话,“孙……”
  孙策可没料到周瑜会突然收手,这会他打得正即兴呢!好久没有打得如此酣畅淋漓了,他这么一收手,孙策始料不及一时下盘不稳朝着周瑜倒去,这可苦了周瑜了,他虽然较同龄人也算得上健壮的身材,可到底还是比不上在军营里被当糙汉养的孙策,被扑了个严严实实更是直接往地下倒了。
  后脑勺被磕的他脸都痛白了,反倒是孙策这个家伙有了他做垫子,啥事也没有!!
  看着孙策这张近在咫尺的俊脸,周瑜没好气地对着他后脑勺就是一掌糊了上去,“还不快起来!”
  孙策被他一掌给打蒙了,在他印象里就只有他家老子会对他这么做,特别是在他每次被“锻炼”完后,如果他超过三秒没从地上爬起来就再来一次,这会他都成条件反射了,一轱辘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离开了周瑜身上,孙策愣了愣,没想到这小公子身上还挺香的,也不知道抹了啥……
  看到孙策如此“识相”,周瑜的脸色终于好转了点,这时孙策朝着他伸出了只手,他也没矫情顺着孙策的力度也就被他拉了起来,整了整衣袖,板出自认为最严肃的脸,正准备说清楚他们间的误会,就看到对面的傻小子嘴一咧露出两排大白牙来,“我叫孙策,你武功真好,我们交个朋友吧!”
  “……”这货真的是天天被父亲夸的那个孙策?周瑜的脸无意识的抽搐了几下。
  “周瑜。”他矜持的点了点头,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一副标准大家公子的做派。
  孙策意外的挑眉,近乎于无礼地指着周瑜惊呼道,“你就是那个我父亲嘴里有经世致用之才的周瑜!”
  “是我。”周瑜皱了皱眉头,这个孙策真的是奇葩吗?哪怕早听闻孙家教育方式颇奇,倒也不至于连点大家子弟的礼仪都不知道吧?
  听到周瑜承认自己就是本人后,孙策反倒变得扭捏起来,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掌,“那啥,我也没带什么见面礼,刚猎了一条不知道被哪个蠢货伤了还给逃了的母鹿,送你吧!”
  他不提还好,一提周瑜又想起了自己的鹿立马气不打一处冷笑道,“哦,是吗?”
  孙策还是毫无自觉地笑的一脸灿烂,就听见周瑜幽幽说出下一句,“那个蠢货就是我……”
  “……”孙策的脸就这么僵在了那里,他不傻,瞬间就猜出来自己一定是抢了周瑜的鹿,有些尴尬得手都不知道往哪放,忽然瞥见自己挂在腰间的玉佩,迅速解下来强行塞到了周瑜手里。
  “送你,好玉。”孙策严肃的说道。
  周瑜也没推辞,有便宜不占那他就真成蠢货了,他把玉拎起来仔细看了看,一时间哭笑不得,这玉通体莹白入手细腻温润的确是块好玉,只是……“你确定要送我?”
  “确定。”孙策还是那副严肃的样子,“我姑妈给我的,说以后要是遇见喜欢的人就送给他,我今日见你甚是欢喜。”
  “无耻!”听了孙策的话,周瑜不禁燥红了脸,也不知是羞还是怒地骂了孙策一句,跨上马一溜烟跑没影了。
  孙策有些不解地骚骚头,也不知道自己刚刚哪句话突然踩着这周家小公子的线了。
  他回到自己院中,就看见自家老爹翘着个二郎腿坐在太师椅里不紧不慢地喝着周家送他的茶,架子端得是十乘十,看着让人不禁心生畏惧。孙策直接无视他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他知道自己老爹现在这样子不知道在军营里吓糊住了多少新兵蛋子,实际上他连自己正在喝的什么茶都不知道……
  “站住……”孙坚开口道,“你腰上的玉佩呢?”
  “送人了。”孙策不耐烦地说,他刚刚跟周瑜打了一身汗出来贴着身子难受的很。
  “哦……送给那家姑娘了啊?”看着孙策急孙坚就能慢死他,再悠悠地喝了口茶才又问道。
  “没送给姑娘,送给了一男子。”看出孙坚意图的孙策好想一拳砸过去,不行不行,要冷静,你还打不过他……
  “咳咳咳。”孙坚一口气没喘上了被茶呛着厉害,孙策毫无尊老爱幼之心在旁边看得开心。
  终于顺过气来的孙坚一个上前对着孙策就是糊了一巴掌,“混小子,那是你姑妈送给你以后瞅见喜欢的姑娘家定情的东西,你怎么就送给了个男人?!!”
  “啊!!!!!”
       “你就没看见刻上边的同心结?”孙坚摇着孙策的肩大吼道。
  “没有!”孙策同样大声吼了回去,态度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你送给谁了?”孙坚只希望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他儿子没有那么蠢。
  孙策尴尬地摸了摸鼻头,低声说道,“周瑜……”
  “……”趁现在把这孩子塞他妈娘胎里再重新生一遍可以不……

——
那天跟妹子唠嗑突然唠到了这对cp,有人喜欢吗?⁄(⁄⁄•⁄ω⁄•⁄⁄)⁄
  
  

评论(5)
热度(9)

© 咸鱼古 | Powered by LOFTER